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逃离学校大作战

2011-09-07 15:13:0039健康网

  伊丽莎白没有改掉她淘气的本质,但是却装作很乖的样子。

  “我要努力表现得很好、很好,乖乖听话、讲礼貌又让他们觉得我很可爱,这样的话,妈妈也许就会改变主意了,”她心想。所以,她变得很体贴,嘴巴像抹了一层蜜一样,彬彬有礼,乖巧温顺,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但是她的努力收到的是反效果,因为妈妈没有说要把她留在家里,却说出了完全相反的话!

  “好吧,伊丽莎白,现在我知道你也可以是一个好孩子,我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怕把你送到学校了,”她说。“我以前总觉得你在学校里会遇到麻烦,会很不开心——不过现在看到你也可以表现得这么乖巧懂事,我相信你在学校里会适应得很好的。你的表现让我非常高兴!”

逃离学校大作战

  接下来发生的事,你用一根大脚趾就可以猜出来。伊丽莎白立即变身为淘气的小魔鬼,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淘气!

  “如果做个好孩子会让妈妈这样想,那我就看看做个坏孩子怎么样!”她心想。

  所以她把墨水瓶里的墨水全倒在了客厅的坐垫上,她在最漂亮的窗帘上弄了个洞,她往司科特老师的牙杯里放了三只蟑螂,还把强力胶挤到了司科特老师的两只棕色皮鞋里,这样子她的脚趾头就会被粘在鞋尖上了!

  “好吧,所有一切清楚地表明伊丽莎白需要去上学!”司科特老师一边努力把粘在鞋子里的脚往外拔,一边生气地说。“我很高兴能离开她!淘气的小姑娘!虽然只要她愿意,原本也可以去做个可爱的好孩子!”

  伊丽莎白的随身物品已经打包好了。她有一个漂亮的棕色行李箱,上面印有黑色的“伊丽莎白”字样。她还有一个点心盒,里面装了一个大大的醋栗蛋糕、一盒巧克力、一罐太妃糖、一个果酱三明治,和一罐奶油酥饼。

  “这些东西你得分给其他同学一起吃,”司科特老师一边往盒子里放点心,一边交待伊丽莎白。

  “哼,我才不呢,”伊丽莎白说。

  “你才不?”司科特老师叫道。“如果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多么自私的一个孩子,你就试试吧!”

  伊丽莎白穿上了威特利菲学校的户外制服。制服很漂亮,她的样子可爱极了。不过,伊丽莎白穿什么都很可爱!

  户外制服包括一件深蓝色的外套和一顶深蓝色帽子,外套的领子和袖口都包着黄色的边边,帽子饰有黄色缎带,正前方绣着校徽,另外还有一双棕色长袜和棕色的蕾丝鞋。

  “啊呀!你看起来还真有个女学生的样子!”妈妈十分自豪地叫道。

  伊丽莎白板着脸站在那里,满脸怒气。“我不会在学校待很久的,”她说。“他们很快就会送我回家的。”

  “别做傻事,伊丽莎白,”妈妈说。她给了小女孩一个离别之吻,抱住了她。“期中假时我会去看你的,”她说。

  “不,妈妈,不需要等那么久,”伊丽莎白说。“不到期中假我就会回家!”

  “别让我难过,伊丽莎白!”艾伦夫人说。但是伊丽莎白仍然板着脸,根本就不道歉。她钻进那辆将要送她去车站的汽车,直挺挺地坐在车里。她已经跟小马、狗狗提米和金丝雀说过再见了,而且她跟它们都小声地许了同样的誓言。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等着瞧吧——他们不会让学校里最淘气的女生待太久的!”

  司科特老师送她去车站,伊丽莎白得乘火车去伦敦。她带着伊丽莎白来到了一个大大的车站。火车的汽笛呜呜地叫着,烟噗噗地喷着,人们匆匆忙忙地跑着。

  “我们必须找到正确的站台,”司科特老师也脚步匆匆。“得在那儿跟负责领女生去上学的老师会合。”

  他们找到了正确的站台,那里有一大群女生,由一个老师领队。所有女生和伊丽莎白一样,都穿着深蓝色的制服,戴着深蓝色的帽子,帽子上饰有黄色缎带。女生们年龄各不相同,有的大,有的小。大多数女生都在唧唧喳喳地聊着天。

  有两三个女生站在一边,看起来很害羞的样子。他们跟伊丽莎白一样都是新生。老师时不时跟他们说句话,新生们很感激地冲着她微笑。

  司科特老师急忙跑到老师面前。“早上好,”她说。“是田蔓老师吗?这是伊丽莎白。我很高兴我们赶上了!”

  “早上好,”田蔓老师微笑着回答道。她朝伊丽莎白伸出手,“亲爱的,你好,”她说,“欢迎加入快乐的威特利菲大家庭!”

  伊丽莎白把手藏在背后,不肯跟田蔓老师握手。老师看起来很吃惊,其他学生也瞪大了眼睛。司科特老师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冲伊丽莎白尖声喝道:“伊丽莎白!跟老师握手!”

  伊丽莎白干脆转过身去,看向附近一辆噗噗直响的火车。“她这么无礼,真是太对不起了,”司科特老师十分不安,她小声对田蔓老师说,“她是独生女,被宠坏了,家里很有钱,长得又漂亮——其实她不想去上学。老师,就让她自己待一会儿吧,我想她会适应的。”

  田蔓老师点点头。年轻的女教师总是表情欢快,女孩们都很喜欢她。她正要说什么,这时一个男人带着四个男孩急急地跑了过来。

  “早上好,田蔓老师,”他叫道。“我们来了!对不起我不能久待,我得去赶火车!再见,孩子们!”

  “再见,先生。”四个男孩说。

  “你们学校这一学期有多少男生?”司科特老师问,“跟女生一样多?”

  “男生不多,”田蔓老师说。“看,那儿还有一些男生,钱森先生带着他们。”

  司科特老师很喜欢男孩们的模样,所有男孩都穿着深蓝色的大衣,戴着深蓝色的帽子,帽子前方是黄色的校徽。“同时收男女生真是好主意,”她说,“像伊丽莎白,没有一个兄弟姐妹,去读威特利菲这样的学校,就像加入由兄弟姐妹组成的大家庭!”

  “嗯,伊丽莎白很快就会和他们相处得很好的,”田蔓老师微笑着说。“看,我们的火车来了。我们有专门预留的车厢,我得找到车厢在哪儿。男孩有两个车厢,女孩有三个。姑娘们,走,我们的火车到了!”

  伊丽莎白被人群卷进了一列车厢,车厢上贴有大大的标签“威特利菲学校预留车厢”。

  “再见,伊丽莎白;再见,亲爱的!”司科特老师大声喊。“加油!”

  “再见,”伊丽莎白说,她忽然间感觉自己渺小而孤单。“我很快就会回家的!”她大声叫道。

  “天哪!”邻座一个矮胖的小女孩说,“一学期可是很长的时间,你知道的!说你很快就会回家,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哼,我会很快就回家的。”伊丽莎白说。她被那个水桶一般的小女孩和另一个瘦瘦的女孩挤在正中间,快变成肉饼了。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伊丽莎白笃定她永远也不想知道所有的女孩是谁。她有点怕那些年长的女孩,而且一想到学校里有男孩,她就心惊胆战!男孩!那种肮脏、粗鲁的生物!好吧,她会让他们瞧瞧:女孩也一样可以粗鲁!

  火车“卡嗒卡嗒”地往前飞驰,小女孩沉默地坐着。其他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聊着天,糖果在车厢里传来传去。当糖果递到伊丽莎白面前时,她摇了摇头。

  “噢,来吧,吃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说,这些糖果是她的。“甜甜的糖果对你很有益处——也许它会让你看起来更甜美一些!”

  车厢里一片哄堂大笑。伊丽莎白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恨死这个胖女生了!

  “露丝!你真会开玩笑!”对面一个大些的女生说。“别再戏弄可怜新生了。”

  “好吧,那么就给你旁边的葛琳,”露丝说,“但是有人跟她说话时,她至少也得回个声嘛!”

  “好了,露丝,”田蔓老师说,她看到伊丽莎白已经面红耳赤了。露丝没再说什么,但是下次她给一圈人送糖果时,没有递给伊丽莎白。

  这是一段长长的旅途。当火车最终到达一个乡间的车站时,伊丽莎白已经累坏了。女孩们蜂拥走下车厢,男孩们也加入了她们的队伍。孩子们热烈地讨论着假期中的经历。

  “快点,”钱森先生催着他们走出车站大门。“汽车在等着呢。”

  车站外停着一辆大客车,上面标有“威特利菲学校”。孩子们上车后找到自己的座位。伊丽莎白找了个离那个叫露丝的胖女孩远远的位子。她一点都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葛琳,她不喜欢任何人!所有人都在盯着她,太过分了!

  伴着一声响亮的咔哒声,大客车隆隆启动了。它转过车站拐角,沿着一条乡间小路,向一个陡峭的山上开去,山顶上就是威特利菲学校!这是一座美丽的建筑物,看起来很像古老的乡间大宅,实际上,它确实曾是乡间大宅。学校深红色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红墙在四月的阳光照射下,闪着亮光。一溜宽阔的台阶从绿油油的草坪一直通往学校的院子里。

  “漂亮的老威特利菲!”看到学校,露丝高兴地叫道。大客车开到了学校的另一侧,穿过一个巨大的拱门,开到了前门处。孩子们跳下车,跑上台阶,个个又叫又笑的。

  伊丽莎白发现田蔓老师牵起了自己的手。“欢迎来到威特利菲,伊丽莎白!”老师温柔地说,对着一脸阴云的她微笑着。“我相信你会很好地适应这里,和我们大家愉快相处的。”

  “我才不会!”淘气的伊丽莎白说。她把手从田蔓老师手心里抽了出来!对于她的校园生活来说,这绝非一个很好的开端。

(责任编辑:何颖)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