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对新冠肺炎疫苗的反应

2021-04-03 01:31:04梅斯医学
核心提示:新冠肺炎基因疫苗在妊娠和哺乳期妇女中产生了较强的体液免疫应答,其免疫原性和反应性与非妊娠妇女相似。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明显大于对自然感染的反应。新生儿的免疫转移是通过胎盘和母乳进行的。

孕妇和哺乳期妇女被排除在最初的新冠肺炎疫苗试验之外;因此,缺乏指导疫苗决策的数据。截至20211年3月1日,仅在美国,就有超过73,600例感染病例和80例产妇死亡。与未怀孕的妇女相比,孕妇的SARS-CoV-2感染更为严重,入院、住ICU和死亡的风险增加。尽管孕妇和哺乳期妇女的风险较高,但任何最初的新冠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19)疫苗试验都没有包括在内,尽管第一次疫苗试验始于2021年2月的孕妇(辉瑞/BioNtech,ClinicalTrials.gov身份识别:nct04754594)。新冠肺炎大流行已经催生了数以百计的疫苗平台,以对抗SARS-CoV-2。然而,这些平台中几乎没有经过测试或专门为包括孕妇在内的脆弱人群诱导免疫力而设计的。长期以来,孕妇一直被排除在治疗和疫苗研究之外,据报道,原因是这一人群5-8岁之间的安全性问题加剧。尽管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和母胎医学会鼓励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将孕妇纳入新冠肺炎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因为这一人群的疾病严重程度有增加的风险,但缺乏关于疫苗免疫原性的证据,以指导患者决策和提供者咨询。这两种疫苗都利用mRNA传递SARS-CoV-2刺激物来教育免疫系统,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新的疫苗方法是否会在怀孕期间推动免疫力,以及抗体是否会通过脐带和母乳有效地传递给新生儿。Kathryn J Gray等在Am J Obstet Gynecol杂志发表文章,评价了新冠肺炎基因疫苗在妊娠和哺乳期妇女中的免疫原性和反应性,并与(1)非妊娠对照和(2)孕期自然感染新冠肺炎进行比较。

131名育龄疫苗接种者(84名怀孕、31名哺乳期和16名未怀孕)在两个学术医学中心参加了前瞻性队列研究。分别在基线、第二次接种、第二次接种后2~6周和Luminex分娩时,测定受试者血清(N=131)和母乳(N=31)中SARS-CoV-2刺突蛋白和RBD IgG、IgA和IgM滴度。分娩时测定脐带血清(N=10)效价。用ELISA法与自然感染后4~12周的孕妇(N=37)进行效价比较。假病毒中和试验被用来量化在研究期间分娩的妇女亚群的中和抗体效价。接种后症状通过问卷调查进行评估。使用Kruskal-Wallis检验和混合效应模型(对多重比较进行校正)来评估各组之间的差异。

图1.母体接种疫苗诱导了强大的SARS-CoV-2特异性抗体反应。A-D.小提琴曲线图显示了(A)IgG Spike-、(B)IgG RBD-、(C)IgA Spike-和(D)IgA RBD特异性滴度在V0、V1和V2时间点的log10转换平均荧光强度(MFI),这些滴度分别来自非怀孕生育年龄(蓝色)、怀孕(橙色)或哺乳期(紫色)的参与者。从辉瑞/BioNTech获得BNT 162b2的参与者被描绘成开放的圆圈,而从Modna/NIH获得mRNA-1273的参与者被描绘为封闭的圆圈。通过重复测量混合效应模型和Postthoc Tukey的多重比较检验来评估不同时间点和组之间的差异。*p<0.001,*p<0.0001。E.显示从未怀孕(蓝色)、怀孕(橙色)或哺乳期(紫色)参与者收集的V0、V1和V2时间点上IgG(圆圈:实线)、IgM(开放三角形:虚线)和IgA(正方形:虚线)的log10转换后的相对尖峰特异性滴度的折线图。小提琴曲线图显示了未怀孕(蓝色)、怀孕(橙色)、哺乳期(紫色)和自然感染孕妇(黄色)的IgG和IgM刺激性滴度。从辉瑞/BioNTech获得BNT 162b2的参与者被描绘成开放的圆圈,而从Modna/NIH获得mRNA-1273的参与者被描绘为封闭的圆圈。组间差异通过Kruskal-Wallis检验和Postthoc Dunn‘s多重比较检验进行评估。*与孕妇的自然感染相比,P<0.0001。

图2.母体免疫诱导SARS-CoV-2特异性抗体转移到母乳和脐带血。A-C.小提琴曲线图显示了(A)IgG1、(B)IgA和(C)IgM刺激性母乳滴度在V0、V1和V2时间点的log10转换平均荧光强度(MFI)。用重复测量混合效应模型评估不同时间点的差异,然后用Postthoc Tukey的多重比较检验。从辉瑞/BioNTech获得BNT 162b2的参与者被描绘成开放的圆圈,而从Modna/NIH获得mRNA-1273的参与者被描绘为封闭的圆圈。*p<0.001,*p<0.0001。D-E。显示相对(D)尖峰和(E)RBD特异性母血(M)和脐带血(C)IgG1滴度的点图。采用Wilcoxon配对符号秩检验进行显著性检验。TR:转移率。在每个面板的右侧,x轴显示从第二次接种到交付的时间,y轴显示脐带血中(D)IgG Spike(紫色)和(E)IgG RBD(绿松石)的log10转化效价。相关性采用Spearman相关检验。采用PBS背景减除法测定校正光密度(OD)为0.0。给出了母血(M)和脐带血(C)的中和抗体效价(半数抑制量(ID50))。采用Wilcoxon配对符号秩检验进行显著性检验。

孕期和哺乳期疫苗诱导抗体效价与非妊娠妇女相当(孕期5.59[4.68~5.89],哺乳期5.74[5.06~6.22],非孕期5.62[4.77~5.98],p=0.24)。各滴度均显著高于孕期感染SARS-CoV-2所致的滴度(P<0.0001)。疫苗产生的抗体存在于所有脐带血和母乳样本中。脐血中和抗体滴度低于母血,但无统计学意义(母血中位数104.7[61.2~188.2],脐血5 2.3[11.7~69.6],P=0.0 5)。第二剂疫苗(加强剂量)增加了母血和母乳中SARS-CoV-2特异性IgG,但不增加IgA。各组之间的反应性没有差异。

综上所述,新冠肺炎基因疫苗在妊娠和哺乳期妇女中产生了较强的体液免疫应答,其免疫原性和反应性与非妊娠妇女相似。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明显大于对自然感染的反应。新生儿的免疫转移是通过胎盘和母乳进行的。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