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童年创伤 | 大型劫后余生现场

2019-01-09 00:00:03医学界
核心提示:童年时期的创伤经历不可轻视。

  “童年创伤(Childhood Trauma)”这个词,相信大家并不陌生,前段时间电影《狗十三》的上映也将“童年创伤”、“原生家庭”等词汇再次变成讨论热点。

  

  尽管在过去十年,人们对儿童不良经历的影响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但其实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童年创伤或许是大部分人儿童时期的必修课。

  20世纪初弗洛伊德就在个案研究中指出:癔症神经症与病人童年时期的创伤经历有关。但后来他又改变了说法,认为患者所描述的童年创伤是患者本人的幻想[1]。

  20世纪50-60年代,人们再次意识到精神疾病与童年家庭环境存在某种联系,儿童时期心理创伤的研究再次受到重视。

  之前的大部分研究都是回顾性的,研究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年受试者对几十年前创伤事件的回忆能力,研究人员在进行分析时很难从多个维度探查儿童时期的创伤性经历究竟有何深远影响。

  儿童时期创伤经历与情绪和行为障碍有关

  而不久之前,一项始于1992年的前瞻性研究《Association of Childhood Trauma Exposure With Adult Psychiatric Disorders and Functional Outcomes》发表在期刊《JAMA Network Open》上。其中一些研究结果也许能够对我们有所启发。

  这项研究始于1992年,总共有1420名参与者

  研究人员每年访问每位参与者和随行的家长,当参与者年满16岁后改为仅对参与者进行单独访谈,直到参与者30岁为止[2]。

  研究对儿童时期的创伤性经历进行了相对全面的评估:包括儿童精神疾病(如焦虑症,情绪障碍,行为障碍等)。

  他们还评估了诸如亲人、兄弟姐妹或同伴的暴力死亡等创伤性事件,虐待性事件(如:身体虐待、性虐待等),严重的躯体疾病和其他严重事故等创伤性事件。

  和大多数针对儿童时期创伤的研究相似,这项研究也表明累积性创伤与许多类型的儿童情绪和行为障碍有关。

  大部分人都经历过童年创伤

  另一个研究结果却更加让人动容:在1420名研究参与者中,共计有1007人在童年时期经历过创伤性事件[2]。换言之,只有少数人能够成功避开这场名为“童年创伤”的劫难。

  这或许是第一次以数据的形式告诉我们:“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童年”这件事,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童话。

  童年创伤(Childhood Trauma)普遍发生于全球各地,对社会及个人带来巨大负担。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5(DSM-5)已经将童年创伤纳入精神障碍的风险与预后因素,认定它是多种精神障碍的重要环境诱因。

  有研究表明在234项精神障碍中,有42项精神障碍被认定与童年创伤相关,占精神障碍总数量的17.9% 。其中童年期性虐待受害者终身达到任一种精神障碍诊断标准的概率为83.97%(非受害组为 63.77%)[3]。

  复杂创伤会加剧心理损害

  复杂创伤指多种创伤的组合,是重性抑郁障碍强有力的预测因素。复杂创伤会导致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降低,并加剧心理及社会功能损害[3] 。

  应高度怀疑复杂创伤史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创伤后应激症状、急性应激症状、分离症状、依恋问题、抑郁症状和广泛性焦虑[3]。

  在文章发表后,研究的主要作者William Copeland博士也在采访时强调:“治疗儿童的精神科医生应该记住,儿童经历的创伤越多,他们在儿童时期和成年后的出现消极精神状态和负性功能的风险就越高。”[4]

  创伤性经历影响深远

  这项为期20多年的研究不仅再一次验证了童年时期的创伤性事件会为成年时期的精神疾病埋下隐患。更重要的是,随着调查的深入,研究者们发现:儿童创伤对成年后的生活状况的影响远比我们之前以为的更深远。

  从身心健康状况到受教育程度和学习能力,甚至是成年后的经济状况,都与童年时期的创伤性事件有着深远而隐晦的关联性。

  “创伤经历对患者的精神疾病发病率,社交行为,躯体健康状况,经济水平和受教育程度产生影响。童年创伤就是一种不利的循环,这种循环在几代人之间长期存在,”William Copeland博士说:“这种循环是需要从社会层面去干预的,而不是当患者出现异常时才加以干涉。”[4]

  精神科的小病人应该得到更细心的对待

  虽然随着人权观念的进步,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已经表现得相对宽容,但是全社会对精神疾病的了解和关注程度却仍然偏低。

  在过去,偶尔收治一些儿童患者,临床治疗时大多将其作为成年人的缩小版本来对待。患者出院的指针和随访的时间也与成人相似。

  但是William Copeland博士的研究提醒我们:儿童的创伤对其个人乃至社会的影响是循环的,这种影响或许会持续几代人。[4]

  当我们再遇到有创伤经历的孩子时,我们应该提醒自己:他们所需要的不应该是尽可能的自我疗愈,而是得到家人,学校,社会环境以及临床医生的共同帮助。

  参考文献:

  [1]阎燕燕,孟宪璋.童年创伤和虐待与成年精神障碍[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5,13(2):208-209. DOI:10.3969/j.issn.1005-3611.2005.02.029.

  [2]Association of Childhood Trauma Exposure With Adult Psychiatric Disorders and Functional Outcomes, JAMA Netw Open. 2018;1(7):e184493.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8.4493

  [3]郝凤仪,胡华.基于DSM-5对童年创伤的回顾与分析[J].神经疾病与精神卫生,2017,17(6):442-445. DOI:10.3969/j.issn.1009-6574.2017.06.018.

  [4]https://psychnews.psychiatryonline.org/doi/10.1176/appi.pn.2019.12b8

相关专题
专家访谈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精神障碍
  • 氟哌啶醇片

    用于急、慢性各型精神分裂症、躁狂症、抽动秽语综合症。控制兴奋躁动、敌对情绪和攻击行为的效果较好。因本品心血管系不良反应较少,也可用于脑器质性精神障碍和老年性精神障碍。[详细]

    去看看 ¥0.0
  • 奋乃静片

    1.对幻觉妄想、思维障碍、淡漠木僵及焦虑激动等症状有较好的疗效。用于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病性障碍。因镇静作用较弱,对血压的影响较小。适用于器质性精神病、老年性精神障碍及儿童攻击性行为障碍。2.止呕,各种原因所致的呕吐或顽固性呃逆。[详细]

    去看看 ¥0.0
  • 抑亢丸

    育阴潜阳,豁痰散结,降逆和中的功效。主要用于瘿病(甲状腺机能亢进)引起的突眼,多汗心烦,心悸怔忡,口渴,多食,肌体消瘦,四肢震颤等。[详细]

    去看看 ¥62.0
推荐医院更多 擅长精神障碍专家更多
李淑敏副主任医师 上海新科脑康医院

擅长领域:工作40余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曾在安定医院进修过两年、宜春市第五人民医院(三甲),对精神心理疾病治疗,有自己的一套专业诊疗方案,中西结合,因诊治疗,双向效果作用。擅长顽固性失眠,重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焦虑症,妄想症,幻听幻觉幻嗅,双向情感障碍,精神障碍等。